脱兔电竞

武汉一小学取消三道杠等 志愿者也要竞争
发表时间:2012-11-05   发布者:脱兔电竞  来源:脱兔电竞官网  齐鲁晚报

武昌实验小学,少先队的“几道杠”被志愿者标识代替。

武昌实验小学,少先队的“几道杠”被统一的志愿者标识代替。

  在武汉市武昌实验小学,一项旨在淡化小学生官本位思想的革新正在展开,学校少先队里98个大队长、中队长和队委被要求取下肩膀上代表身份的“二道杠”、“三道杠”,代之以统一的志愿者标识,没有差别。

  有人开始叫好,有人开始怀疑,当成人的世界已经在向幼儿园渗透时,一所小学又如何能够幸免?

  面对突如其来的争议,校长张基广选择了沉默,大人世界远比小学生们的心理复杂,他一直致力于让自己的学生回归童真快乐,但“当官”的思想到底能在他这里去除多少,似乎并不取决于他,而是最终决定于成人世界向这里渗透了多少。

  志愿者也要竞争

  武汉市武昌实验小学五年级C班的吴宇昊放弃了这次少先队志愿者的竞选,在班干部的职位争取上,他屡有失败的记忆,唯一一次当上班里的条长,还因为工作失误被老师撤换了。

  即便有父母背地里给他出谋划策,连竞选中队委的演讲稿都由在单位做宣传工作的爸爸给他写好了,但练习了若干遍后,他还是在讲台上面对全班同学背砸了。

  好在他现在是高年级了,相对于各种头衔,父母觉得成绩更为重要,也就放过了他。而对于无论是班干部还是志愿者,父母和他一样,只能是又爱又恨。

  但更多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还是对志愿者很憧憬。

  “分到每个班的志愿者名额很有限,同学们都在积极争取,因为这也算是一种荣誉。”六年级D班的王思妮刚从一名大队委转成98名“湖北省武昌实验小学少先队志愿者”之一。

  竞选一名少先队志愿者并不容易,要经过四道程序:本学期至少在社区或学校做过一件好事的同学可以自荐;班级对自荐的同学进行海选;各班选出的学生在全校进行公示,要求有简要的事迹材料;全校学生进行投票。除一年级新生外,全校同学都可以参与竞选,当选者由校长一一给他们佩戴徽章。

  四年级学生王宇把握住了这个机会。他是中队委,班里的学习委员,一直以来,妈妈都鼓励他参加班里的竞选,“因为当班干部除了能帮老师分担,还能给同学服务。”

  “如果以后初中的老师知道我在小学就是班干部,就会在选班干部时多考虑我,妈妈说,以后上高中读大学工作了也一样。”

  换上志愿者标识,王宇还领到了一项新任务:做讲解员,以后但凡有领导来视察,他就可能会被派去讲解校园学问。但他并没有忘记要在职务上继续升级,即使是志愿者,明年他也要“像大队长一样服务”,这是妈妈给他定的目标。

  在两个多星期前的少先队志愿者选举中,许多家长一如既往地充当着孩子背后的帮手,就像以前帮孩子竞选班干部一样。

  一位三年级学生的家长作为家委会一员,执意要让孩子进入志愿者的行列,“今年没选上,明年再去选,志愿者也是种荣誉呀。”

  少先队是个“出干部”的地方。去年武汉曾出过“五道杠”,“五道杠”少年黄艺博的父亲忙前忙后,带儿子上敬老院,亲自操刀儿子的各种宣传照,联系报社给儿子发表文章,终于将其塑造成“五道杠”政治神童。

  一年过去,“五道杠”的影响还在。

  武昌实验小学一位三年级学生的家长刘欣对此有过反思,但更觉得自己是迫于无奈,她也很希翼儿子在学校能谋得一个班干部职位,即便是志愿者,但“人数有限”,也是提升孩子的重要机会。

  儿子是去年转学来到武昌实验小学的,在之前的小学,刘欣最头痛的莫过于恶劣的班干部竞选风气。“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当上班干部,有些家长给我发短信打电话,让我儿子给他孩子投票,有的则教自己的孩子给班里同学买礼物。”

  武昌实验小学的情况要好一些,但她有时仍会不自觉地陷入苦恼:“我不去教孩子学会来事儿、机灵点儿,谁知道别的家长会不会那样教自己孩子,那我孩子岂不要吃亏了,你说帮孩子写个竞选稿应该是人之常情吧?”

上一篇:
  • 已是第一篇

下一篇:
责任编辑:张慧磊
分享到: 
4.55K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